欢迎来到117小说网!

117小说网

第六百一十三章 大怒

作品:凤倾九重  |  分类:科幻次元  |  作者:蜡笔仙人

    想起他之前让兰芳带来的海棠香膏,穆淳宛看得心软,不许宫人出声,悄悄上前。

    就听萧云和对身旁的侍卫吩咐,“把本王今日寻来的那件玉樽,送去上清宫,定要亲自送到神女手上,说是本王特意千金求来……”

    他话没说完。

    身旁的侍卫猛地看到靠近的穆淳宛,当即跪了下去,“皇后娘娘!”

    萧云和脸色一僵,随即笑着回头看她,“去哪儿了?怎么才……”

    “啪!”

    穆淳宛忽然一巴掌,扇在了萧云和的脸上。

    所有人都跪了下去,除了相对而站的萧云和与穆淳宛。

    萧云和歪了歪头,片刻后,转过脸来看穆淳宛,却还是笑着的,“怎么了?是谁惹你不高兴了么?跟我说说?”

    他一贯便是如此,这么笑着的,哄着的,一点点地骗进她的心里。

    分明之前也不过就是她脚边的一条狗罢了!

    居然还敢对旁的女人动心思!

    这个养不熟的畜生!

    穆淳宛冷笑一声,“跟你说?你有什么身份能替本宫分担?”

    这话真是一点情面也没给萧云和留。

    被扇红的半边脸又青了几分,他目光阴沉了一瞬,随即又去扶穆淳宛的胳膊,低笑,“你恼什么?莫不是那神女?我讨好她,也是为了之后大典的事万无一失,你又不是不知道。”

    穆淳宛目光不善地看着他。

    片刻后,忽而又笑了起来,点点头,“对,祭祀的事,确实还要她出力,你做得没错。”

    她本是满脸森寒,猛地这一笑,当真说不出的怪异扭曲。

    萧云和下意识觉得不对,想再说什么时,穆淳宛已经扭身进了宫门内。

    丢下一句话,“本宫乏了,今日就不跟明王殿下闲话了。明日太液池边,有放河灯的游戏,明王殿下若是得空,不若去玩玩。”

    放河灯?

    萧云和一愣,宫内何时还准许这个了?

    正心下疑惑间,兰芳走了出来,福身行礼,“明王殿下,皇后娘娘请您进去。”

    分明方才还不愿理睬自己,现下又让他进去。

    当真把他当成她跟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奴才了。

    萧云和的脸上,不过一闪而过的沉色,随即,就含笑温和地走进了坤宁宫。

    宫道尽头。

    柔妃差点几乎站不稳地朝身后倒去,幸而后头的大宫女立刻将她扶住。

    她的身侧,丽妃笑得意味深长,“妹妹可是亲眼瞧见了,如何?姐姐可曾骗你?”

    柔妃白着一张脸,紧紧地抓着宫女的手,还不肯承认地摇头,“我儿去看望皇后也是应该,不一定就是姐姐说的那样不堪……”

    丽妃低笑,“妹妹心知肚明,还要我说得更清楚?”

    柔妃一张脸几乎完全没了血色,连嘴唇都发抖起来。

    嗫喏了半晌,又听丽妃轻声道,“妹妹若是不信,不妨召明王见见,闻闻他身上的味儿。”

    最后几个字说得暧昧又嘲弄。

    柔妃浑身轻颤,“我儿素来喜爱海棠……”

    没说完,猛地反应过来——皇后也爱海棠!

    这二人身上素来以海棠香居多,莫不是……也为了,欲盖弥彰么?!

    她张了张嘴,再说不出话来。

    丽妃身后的云渺捧出一方帕子,递到了柔妃身旁的大宫女跟前。

    丽妃又笑道,“妹妹,这是皇后的帕子,你好好收着。”

    帕子上散出一抹极其幽人的好味道,不若花香般沁心,却独有一股朝露轻云的味道,很是清甜。

    柔妃闭了闭眼,微不可查地点了下头。

    身旁的喜枝便将帕子接了过去。

    ……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

    庞如巨兽的皇宫,也沉入了蛰息之中。

    有几处宫灯燃起。

    悄无声息的人影在宫墙内穿梭。

    上清宫内。

    迟静姝点起一盏莲花灯,俯身,将一汪润泽如琼脂的灯油缓缓倾倒进灯盏里。

    幽幽的香气飘起。

    灯影晃动下,夜虫轻鸣的声音,轻得好像梦吟。

    小顺子站在门外轻声道,“神女殿下,秀贵人送回来了。”

    迟静姝点灯的手未停,笑了下,“嗯,送回侧殿吧!吩咐人仔细地伺候着。”

    小顺子明白她的意思,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迟静姝将灯火拨了拨,一缕若有若无的烟气自灯芯飘起。

    她在灯旁坐下,看着那烟气直到飘散。

    豆大的灯火映在那双秋泉般的眼眸里,碎星点点,却满是萧寒之意。

    ……

    翌日,艳阳早起,碧空湛蓝。

    是个难得的好天儿,初夏的早晨,还带着些许凉爽。

    早起的宫人行走各处,一片祥和热闹的景象。

    唯独东宫。

    虽然与平时没什么不同,可若是细细看去,总觉得有种隐隐的风声鹤唳的紧张。

    原本就小心的宫人愈发谨慎。

    顾念绝将手里的一个精致的小荷包递给一个刚刚从内殿出来的小内侍,笑着说道:“小罗公公,这点心意,拿去买茶喝。”

    无功无因的,怎么平白被塞了个荷包?

    罗孚捏了捏那荷包,笑着塞回到顾念绝手里,“多谢顾姑娘,奴婢还有事,就不跟你闲聊了。您安好,奴婢告退。”

    只是话音刚落。

    顾念绝又将荷包塞进了他的手里,笑着道,“我只是想跟您打听打听,殿下的身子可舒爽一些了?近日殿下似乎总歇在内殿,您也知道我,因着有婉妃娘娘的嘱托,总是放心不下殿下。若是他有什么不好,您可千万不能瞒我,不然我如何跟仙去的婉妃娘娘交代呀!”

    连婉妃都搬出来了。

    罗孚是在先前的东宫总管李公公被太子撤了后,才顶上来的。

    是个谨慎又仔细的性子。

    可到底还年轻,听着顾念绝这几句话,倒一时有些迟疑。

    顾念绝一瞧,立刻又笑,“您放心,您的口我的耳,再无第三人会知晓。我也全是因为担心殿下,并无窥探的意思。还请小罗公公通融通融。”

    罗孚想起上回他放顾念绝进内殿,惹恼了太子的事。

    到底还是脸色一板,将荷包塞回顾念绝手里。

    只是还没拒绝,有人在前头唤,“罗公公,大统领有事吩咐您,让您快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