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117小说网!

117小说网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善与恶

作品:巅峰都市强少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靓堂

    “这个男人喜怒无常,喜欢做事。他很奇怪。他也是善与恶。在我们修炼的世界里,在我们和尚心中的偶像里,如果不是因为他别无选择,只能再一次的进攻,他早就进入了宫中武林了!”

    “那么,在东方荒原的深处,禹应该是最强大的一群人吗”

    听着这个人的解释,一个中年僧人带着好奇的眼神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这是一个坏的说法。虽然于正是强大和有才华的,他失去了很多时间,因为他分散的攻击。这一次,赵国的一些和尚加入了这个秘密的土地,他们中的一些人比于正更强大。至于他们是谁,他们不能说,不能说……”

    说到这里,他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恐,这使他周围的修士们突然思考起来。

    “哥哥,站在虞对面的那个穿御服的人,你认识他吗”

    “如果两个人打架,谁比较好”

    听到这个声音,男人皱起了眉头,沉思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一个穿西装的人看不出原初的样子,但既然他能被俞正声认作是真正的专家,就很难判断谁输谁赢……”

    “看,战斗!”

    此时,孟杨头上的大网已经消失,俞展示的攻击在孟杨的抵抗下结束。当他们对视了一会儿,他们周围的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强烈的战争感。这绝非偶然。当精神的力量溢出,相互碰撞所产生的能量,他们都在狂舞。

    突然,余喝了一大杯酒。随着一波空虚,一只透明的手突然凝固并攻击了孟杨。

    杨毫不犹豫地从泥里跳了出来。他在空中挥舞着双手。这两只精神力量雄厚的手突然幻化,在他周围许多僧人的眼中相撞。

    从其中迸发出的巨大的冲力,突然把两个人的身体吹得前后三步不离。

    一只玉凝固了的大手,突然攥成了拳头,打在杨百宝那虚幻的手掌上。刹那间,一个刺耳的声音传了出来,那只被一只大手凝固了的手掌,一寸一寸地裂了。就像一条蜈蚣龟裂的路。

    当我想起这件事时,于正扬起嘴角。

    我对孟杨越来越感兴趣了。

    但看着对方嘴角上的笑意孟扬,其实眉毛一皱,没说话。

    当你扭着手腕,拔出那把绣着弹簧的小刀时,你就撕裂了天空。

    闪烁的刀锋,就像夜空中的彩虹一样,发出耀眼的光芒,在明亮的白天照耀着这里的天空和大地。

    余秀春对刀感到强烈的危机感,收起了笑容。

    脸稍苏,手胸反复打许多模糊的方法。

    与此同时,在俞正手练习之后,一幅如水的画面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当这幅画出现的时候,有一圈波纹。在瑜伽的作用下,涟漪的扩散越来越快,直到最后完全。

    余华咬着舌尖,飞了出去,一滴殷红的血落在的涟漪的背后。

    圆的涟漪,头的大小,突然蔓延到半径的两英尺,像一个血的日子挂在后面。

    奇怪的气息从它溢出,这使周围的许多和尚感到惊讶。

    “日食和指向天空的技巧!”

    话音刚落,于的眼睛就慢慢闭上了。

    在那之后,那圈像血色的日子,突然充溢着毁灭天地的空气。在攻击之前,整个地球在孟杨前面被空气举起了3米高。许多和尚聚集的地方的树被连根拔起,就好像他们在用一只大手拉着。

    而之前被孟yang剪下的绣花春剑芒,此时也很厚。

    使周围僧侣快速呼吸的强烈呼吸也在上升。

    接近于正的三张,刺绣的弹簧大片已经延长了三个完整的圆。

    这是一个巨大的芒长两米。

    它就像一条古老的龙。它会吞噬前面的一切。

    大地也被呼吸打开了一条又长又深的通道,随着大割的利刃而展开。

    然而,于正还是一动不动,他身后的血天依然很平静。

    除了从它泄漏出来的毁灭的气息外,什么也没有。

    观众中的所有僧侣都观看了这一幕。当他们被眼前这个男人的强大攻击震惊时,他们期待着于正在毁灭世界的血腥日所做的一切。每个人都感到胸口有一股呼吸,既压抑又难受。他们不能呼吸或不敢呼吸。支持他们的人浑身是血。

    只有跳动的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快,显示出他们的兴奋和兴奋。

    如果宇中什么都不做,宇中一定会被即将到来的祖旭秀春道严重伤害,甚至会杀死名山天庄的天才徒弟。但是这样的人是不容易死的。

    就在绣春刀芒的范围内,玉筝的眼睫毛在微动,突然睁开眼睛。

    这睁开的眼睛,让所谓的包围僧人睁开眼睛,疯狂的心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了。

    当俞睁开眼睛的时候,挂在身后的血也跟着动了起来。

    眼睛里的血就像一道彩虹的血柱和极光。

    当长虹突然出来的时候,它撞上了一个巨大的绣花弹簧大片。

    它的力量就像白龙的绣花弹簧大。它甚至没有坚持一秒钟,就被极光的血柱刺穿了。

    它破了,溅得到处都是。这道倒转的彩虹势不可挡,在空中掠过。

    孟杨看着冲向他的血柱的极光,突然伸出手拍了拍储存环。

    一个手掌大小的黑色长方形物体飞了出来,被抓住了。

    此刻,血柱极光已经赶到了孟杨。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如果你看一下孟杨的眼睛,你甚至可以看到欧若拉的血柱占据了他的整个眼睛。

    没有任何延迟,孟杨什么也没说,把长方形的黑色物体扔在他的手里。他离开了,离开了他的手,然后,三英尺宽,三英尺长的巨大牌匾被牢牢地抓在他的手里,挡在他的前面。在如此强大的血柱极光的攻击下,孟杨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黑玉牌匾上,这让他无法看到真实与虚拟。

    在袭击之前,孟杨后面的所有植物都被连根拔起。

    当黑玉斑挡住他的身体时,奥罗拉的血柱突然击中了许多人眼中的黑玉斑。

    突然,暴力的血柱极阿光的墨玉门斑块就像天地之间的一条线,满溢的耀眼的光,照亮整个地球。当光线被反射后,巨大的飓风。

    “啊……”

    喝了一大杯,满心不甘地迎接一声轰鸣。

    充满强大的轰鸣声的战争,突然从孟杨的嘴里。

    就在这个不情愿的意思下,孟杨的整个衣服突然裂开了,露出了一个大阿膛。

    震耳欲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极光打在黑玉门的牌匾上,把孟杨推来推去,折断了几棵参天大树。

    俯瞰之下,血气波如洪水般汹涌,而黑玉门上的牌匾由孟杨支撑,像一块巨大的石头挡住了洪水。撞击后的血气波使整个厂区后面的孟杨站了起来,震动了一大片土地和土壤。

    即使是无比茂密的参天大树,在这血淋淋的海浪下,也像小草一样不堪一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