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117小说网!

117小说网

第14章 把她捧在手心宠着

作品:呆萌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云惜

    严奕风开的飞快,想着小东西电话里带着哭腔的声音,心头就揪紧。

    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

    远远的,他就看到小东西单薄的身影站在风中,小脚丫百无聊赖的踢着地面,身边放着一个卡通的行李箱。

    不知为何,他只觉着一阵抽痛,心口连连紧锁。

    他几步走到她面前,修长的手臂随意一扬,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

    宁清一一直低垂着脑袋,心情有些低落,竟然没有发现他已经到了,愣愣的被他抱着,忘了推开。

    她瞪大了双眸,明亮的瞳眸眨巴着,不知为何,她竟是觉着这个怀抱格外的温暖,她贪恋的好想再窝久一点。

    宁清一垂着的双手,迟疑的抬起,缓缓伸向他的虎腰,一点点抱住他。

    就让她贪恋一次,就一次。

    宁清一这么告诉自己,在他怀里缓缓闭上了眼眸,眼眶的湿润,顺着脸颊滑落。

    严奕风感觉到她的回应,脸上神色不由柔和,拥着她的手臂再次收紧,他发现自己简直魔杖了,只是一个上午,他在公司就频频走神,这样的事,以往他根本不容许自己存在,简直就是低级到极端的错误。

    “傻瓜,怎么不知道走边上等我,站这么一个风口。”好半晌,男人才双手扣着她的肩膀,拉开两人的距离。

    男人低头,捧起她的双手,轻轻的戳着,还不忘呵着气:“怎么手那么凉?”

    严奕风呵了两口又戳着,抬头的瞬间,视线触及她的侧脸,黑眸倏然紧眯,柔和的神色转瞬透着冷冽。

    刚才,离得远,他并没有看清,上来就抱着她,所以也没留意到她脸颊上的手掌印。

    严大少薄唇紧抿,指尖一点点拂开她贴着脸颊的碎发,眸色不由再次幽深,浑身散发着一股冷冽的寒气。

    “宁家的人打的?”他咬牙,每一个字都说的极重。

    他来的路上,看到地址,就知道她是回了宁家,不用猜,也是宁家的人。

    宁清一垂眸,不自然的抬手拨了拨一侧的碎发,将脸上的巴掌印遮住。

    “不是说要带我去吃好吃的么,我饿了。”她突然俏皮的眨了下眼眸,小嘴微微撅起,少有的撒娇。

    宁清一第一次主动拦住他的手臂,一手摸摸自己的肚子,仿佛真的饿了。

    严奕风审视的目光,淡淡的落在她的身上,知道她不愿多说,也没再追问,大掌揽着她的肩膀,一手拖着她的行李箱,走向自己停着的车:“想吃什么?”

    她看着他,摇摇头,这会她哪里有心情,一点胃口都没有。

    他看着她上车,才将她的行李放到后备箱,随后开车离去。

    两人独处的时候,宁清一依旧有些不自在,一路上,时不时的用余光偷偷瞄身边的男人。

    “想问什么?”严大少看似专心的开车,可小东西的视线如此灼热,他想忽视都难。

    “严少,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她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完全是这会想什么,下意识的就问了。

    话一出口,她就有些后悔,柳眉为难的蹙着。

    严奕风神色微楞,似乎没料到她会这么问。

    随后,他不由浅浅一笑,眉宇眼梢都噙着一抹柔情,他宠溺的抽手揉揉她的发顶:“傻瓜,你是我太太,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嗯?”

    他那微扬的尾音,让宁清一心尖不由跟着轻颤。

    严奕风记着小东西喜欢吃海鲜,所以特意带她去吃了豆捞。

    “严少,包间还是大堂?”经理在大堂,正准备上楼,眼尖的发现门口进来的人,随即转身迎了上来。

    “喜欢坐哪?”男人偏头,询问着身边的人儿。

    宁清一随性惯了,自然没选包间,而是选了一个临窗的二人座位。

    严奕风没什么意见,只是在经过经理面前的时候,压低了嗓音吩咐了句:“清下场,动作轻点。”

    经理是什么人,都快成精了,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视线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他身边的人一眼,一脸敬畏的应着。

    男人点了很多,鱿鱼,虾,石斑鱼,扇贝肉等等,全是小东西爱吃的,还不忘叮嘱服务员那块冰,还有干净的毛巾过来。

    宁清一看着,不由傻眼:“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

    “猜的。”他神色淡然自若,笑着打趣,“说明我们心有灵犀,天生就是一对。”

    宁清一正在喝饮料,听着他这话,一口气喝呛了,咳个不停。

    男人无奈的起身,走到她身边,替她拍着后背:“喝口水都能呛着,你还能做什么。”

    明明是句数落的话,却偏偏让他说出了宠溺的味道。

    宁清一想要反驳,却偏偏咳的她小脸都涨得通红。

    男人将水杯递给她:“在喝口水。”

    她小口小口的喝着,压了下去,他这才转身回了自己的座位。

    严奕风刚坐下,服务员就拿着冰块和毛巾过来。

    他接过,细心的将冰块放入毛巾内包好,在她满是不解的注视下,再次起身走到她身边,微凉的指尖挑起她的下巴,迫使她微微仰着脑袋。

    “忍一忍。”他低沉的嗓音,带着疼惜。

    宁清一点点头,可在他冰块敷上来的瞬间,冰凉的刺激感,还是让她下意识的缩了缩。

    宁母那一巴掌打的,可没少用劲,五个手指印,特备的清晰。

    严大少瞧着,黑眸中一闪而逝的暴戾,他的小东西,自己舍不得说重一句话,可却让宁家人这么欺负。

    宁家,他会连着许氏,一同收拾了。

    两人谁也没说话,气氛一时间显得颇为温馨。

    她微微偏头,视线不经意的落在窗外宽大的显示频上,小脸一愣,血色一点点消退。

    “今日,何氏千金现身某活动现场,左手无名指上带有一颗十克拉钻戒,疑似已接受男友苏子濯的求婚……”

    屏幕上,何雅言的身影被放大,摄影师显然很会捕捉,每一个动作,都恰好捕捉到她手上的钻戒。

    蓦的,她手里拽紧了桌布,一个用力,边沿的餐具顺势滑落,发出清脆的碎响。p160420